辛格资讯 > 汽车 > 「亚洲必嬴」面对易到的司机和消费者,周航、彭钢还有贾跃亭其实是一路货色

栏目热门

整站热门

「亚洲必嬴」面对易到的司机和消费者,周航、彭钢还有贾跃亭其实是一路货色

发布于: 2020-01-11 18:47:39

「亚洲必嬴」面对易到的司机和消费者,周航、彭钢还有贾跃亭其实是一路货色

亚洲必嬴,撰文:商业人物研究院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4月17日,“理想主义者”、自由派民间知识分子、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同志通过互联网公开信隔空问候了易到的大股东乐视老板贾跃亭同志。周航喜欢写公开信,特别是在拥抱乐视之后。加入乐视生态大家庭,他写信;uber和滴滴合并后,他写信;当朋友圈屏蔽了易到比价软件,他以《弱者也有权利发声》为题,给马化腾写信。

本次公开信的内容以及乐视随后的公开信,互联网吃瓜群众都看在眼里。人际交往,讲究求同存异。双方就易到的资金出现问题达成了共识,但对于出现资金问题的原因,双方则激烈地交换了意见。周航说,直接原因是乐视挪用了易到的13亿资金,而乐视进行了大字报般地否认,称身为ceo的周航想浑水摸鱼,关键时刻捣蛋,反咬,不知感恩,失职。

吃瓜群众此时不忘追着热剧《人民的名义》,剧里文质彬彬的高玉良在吕州主政期间,为了政治仕途,他跟权贵子弟赵瑞龙眉来眼去,批准了他的美食城项目。现如今,美食城生态化反走偏,污染了湖水,搞得民怨沸腾。

美食城项目让高育良对权贵有了新的认识,昔日的知识分子、理想主义者高育良当着大领导的面,为苍生立命,学雷锋,说自己认识不足,是历史局限。可是,大火要殃及自身,他想切割,都下不了船了。

汉东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的黑暗复杂内心就像剥洋葱一样被一层层剥开了。

乐视的入股,让周航找到了靠山。昔日的理想主义者也不想对权贵眉来眼去了。他义正言辞,替人民做主,说“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周航比高育良聪明多了,切割速度实在太快了。这不,他微博的易到老板加v身份,已经不见了。过去不代表我的现在,我自由了,乐视你就造谣,你来咬我吧。

但没人知道,现实中的“理想主义者”内心和权贵一样,有多鸡贼啊。

理想主义者?

周航打蛇会打七寸。在他1000字左右、标点正确、语句通顺的公开信里,到处都是杀机。首先,他撂下了挑子,称自己已经退出管理层,法理上站得住脚了。接着,甩一句由于乐视众所周知的原因,殃及到易到,接着亮出刺刀,这可是要引发群体性事件啊。

只能说“群体性事件”够狠,足够了解国情。由此,乐视的危机成功的由给合作伙伴和投资人添堵上升到人民的名义了,政府部门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至于易到危机,周航自然是知道的。它从过完春节后就已经出现了。我们梳理周航的状态发现,他在3月份有两个动态,月初,跑到加拿大多伦多参加反对特朗普的游行,月末,西装笔挺地在湖畔大学讲起了失败。

危机初始时,媒体报道就出来很多了,此时他可以写信,但他没写。危机发酵,愈发严重时,他的公开信来了。在公开信中声称“心系易到、祝福易到,希望易到一切都好”的人也看到了,甚至乐于见到现在易到的中关村办公室围满了司机以及警察,挤兑危机下,易到的积极情绪被挤干了。

周航说,“我也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帮助易到重回正轨,迎来更健康的发展。”从公开信事件之后,周航把解决问题的责任全交给乐视了,创始人没有行动,也没有去亲切接见上访的群众。他爱易到,但钱要乐视掏,有理有据。

真的如他在这次回应中所言“清者自清”吗?知情人士透露,乐视收购易到时,周航与乐视签有对赌协议,创始人退出所涉及的业绩实现后,却因平稳过渡或回购资金没到位等原因,周航没有退出。

据传,周航已经加入小米的顺为基金,下家已经找好,然后,公开信随之而来。

他是想干什么呢?周航在声明中说了,“期待乐视团队能够清晰看待当下的危机,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迅速、彻底地解决好易到面临的现实问题。”

又据36氪报道,“心有不甘的周航曾尝试对易到发起过两次回购”,均已失败告终。腾讯财经援引一位知情人士说,易到当前正处在融资的关键节点,目前已经有些许意向,他判断,周航可能对股权结构或价格不满,所以与贾跃亭关系转僵。腾讯科技则在报道中称,周航曾联系了其他投资机构和乐视商议投资易到,但乐视拒绝了此次提议,谈判破裂,这也是目前周航和乐视微妙关系所在。

沟通不行,利用人民的名义获得关注后,迅速闪退。如果报道属实,那么周航也太鸡贼了。财新的记者刘晓景同学多次联系周航本人,想问问13亿资金的情况,他就是不回应。难怪乐视公开信上的反击说,这是周航制造恐慌,企图从中谋取利益。

周航有着一副理想主义的面孔。展示书架,讲讲人类的现在和将来,参加公益活动,跟知识分子结交,这种俘获人心的招数,他全都使用了,且效果不错,以致于形成了一个奇怪现象:他没能将易到送上康庄大道,但光环依然不减,还有人替他的理想主义呐喊。

周航不喜欢uber创始人克拉尼克,他觉得uber冷酷,不太有人情味。这种法兰克福学派的观点,跟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高度契合,总能给工业文明挑出毛病。

周航喜欢哲学家哈耶克,克拉尼克喜欢的是女哲学家安兰德。但安兰德曾经在阅读哈耶克所著《通往奴役之路》一书时做了93个注脚,其中多个边注包含对哈耶克的侮骂,比如“the damn fool”(该死的蠢货)。

在网约车市场,该死的“蠢货”,最后掉队了。

周航喜欢结交经济学家。很遗憾,我们没能见到他的学术作品,有人还特意提到他去多伦多参加反对特朗普的游行,以论证他的理想主义。马克思韦伯在《学术与政治》中讲了:教师不应该是领袖,如果他感到,他的职责是介入世界观和政治意见的斗争,他大可以到外面去,到生活的市场上去这样做,在报章上,集会上,或无论他喜欢的什么地方。

所以,一个理想主义的商人,首先要成为对资本和用户负责的商人后,再去搞政治啊。周航瞧不上钱,拒绝大规模融资,瞧不上价格战,有铜臭味。眼看着竞争对手滴滴快的合并,滴滴优步合并,先人一步打下的江山被后来者一点点蚕食,直至濒死,把控股权卖给乐视。

卖身乐视,证明周航不具备在客观事实面前找到关键突破口的能力,拒绝补贴和资本只能说他对商业的认知观念没有更新。易到本身的定位是高端品牌,有钱人穿爱马仕,没钱人穿美邦,一定要拿“理想”和“调性”来形容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

周航从乐视那里找来彭钢,希望提高公司的营销水平。不懂贾跃亭的生态化反,还是成为乐视生态化反的一环。

高育良看错了学生祁同伟,李达康看错了下属丁义珍,周航看错了贾跃亭。但是,选择是创始人做出的,当易到的司机在总部聚集,讨要血汗钱时,在公开信上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的周航也该反思下自己的看人能力和水平呀。

即使周航利用外部资本夺回了易到,但是他本人的认知困境和其他能力还是有可能成为易到的麻烦。

贾跃亭的彭钢

周航憋了几个月终于出声了,但易到总裁彭钢几个月来就是不发声。这是一位握有实权,天天让公关拿着谎言去抵挡舆论的总裁。

一位曾经的易到pr在朋友圈里写道:“……心疼入坑和那时坑里的我自己。”

周航公开信事件后,彭钢终于出现在媒体上了。很可惜,他的出场是龙套角色:

据腾讯财经报道,4月17日,下午5点刚过,北京北四环技术交易大厦,易到用车总裁彭钢将一位治安警察负责人从19楼总部送至楼下,他们在大厦前短暂寒暄。随后,这位负责人率10余辆警车离开,他们已在此驻留一整天,用以维持易到公司正常办公秩序。

彭钢曾在广告公司任职,长于营销。他加入易到后,易到整体的风格也在转变。

变化之一,是两人轮番接受媒体采访,周航讲得多是在滴滴围攻下的失败复盘,彭钢会表示同意,但重点会强调乐视的“生态化反”与易到能够碰撞出的未来。变化之二,是乐视的资金塑造出的充返营销景观。变化之三,是易到公关带队下关于未来图景的摇旗呐喊,彭钢的意思是,把未来要做的事情和方向提前讲出来,倒逼业务,倒逼产品。变化之四,便是周航断断续续的离职传闻以及公关的否定。

企业向上时,ceo和总裁可以出来说话,企业危机时,不能只让公关背锅。你看,美联航的ceo都站出来了。能当面解释危机原因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位还要给易到的司机、用户和供应商提出解决方案——

1、司机的提现问题何时以何种方式解决,他们的血汗钱能拿到吗?

2、即便充值用户被条约限制,但易到快要倒闭的流言已经传开,他们的余额该如何保障?

3、供应商的欠款什么时候还?

这个问题,恐怕他不用回答了。鉴于乐视联合易到反击周航发的一封公开信,鉴于他的上司贾跃亭也不露面。他可以继续隐身,不用出头了。可是彭钢先生,请别忘记你易到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代表的身份,法定的身份,意味着法定的义务。

正如贾跃亭在歌里唱的,大风越狠,他心越荡,但是领导着一家营销得过了头的大公司,没人能赤脚不害怕,歌里最后也唱了,只有变成巨人后,才能“踏着力气,踩着梦。”

面对周航的一把大火,贾跃亭估计非常愤怒。不然,他的手下不会在官微上写着“农夫与蛇”,把周航描绘成一个吃里扒外的叛徒。等了几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看到盖上两个印章,一副撒谎死全家的雄心。

很有可能,当周航把贾跃亭的反击当做造谣时,贾跃亭又吐了一口血了。但那个充满争议的签字现场,周航有没有签下自己的名字?贾跃亭的挪用资金行为是否成立?现在还是猜测阶段。贾跃亭也乐于看到你们的猜测。

从乐视的公开信中,你看不到贾跃亭的诚意。他转移了视线,从财务困难、挪用资金转到反咬周航,视线转移为职场道德问题。但是对提现难以及如何解决,还是几个月前的套路话。

贾跃亭也没必要讲感恩了,当年双方牵手,就是看重对方的资源。要是以道德压人,那些讨债的供应商也不必走法律程序了。

贾跃亭的生态化反已经演变为生化危机。t病毒就是一剂毒药,迄今还没找到解药。科普一下,t病毒的全称是“暴君病毒”。

在这场生化危机中,周航可以是蛇。我们看到了一条见风使舵,耍耍手段的小蛇。贾跃亭则像一条狂蟒。

看过了《生化危机》,我们还要看《狂蟒之灾》吗?

新版uedbet官网